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ric Yim | 05-12-05, 00:36 AM | 我手寫我心 | (177 Reads)

鳥之將死,其鳴也哀 ; 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

最後一日返到公司,一返到去,肥暴龍已經開左門。我返到自己位度,發現到有個公仔樣既麵包放响自己枱面,原來係肥暴龍送既,返到最後一日,原本佢話想同我食一餐飯,不過因為當日已經約左人食,所以都同吾到佢食。由於時間比較早,公司得我同佢 2 個人,佢同我傾計,都問返下我呢一年既野,問題係放响呀太度,問我應付呀太難定係Betty難,咁我見今日都最後一日,都以個心去答佢,無諗住忍忍瞞瞞咁。我話呀太對人不對事,而Betty雖然都對人,但亦都會對事,所以對Betty好過對呀太。之後佢又同我傾下公司 2 個細路仔,我覺佢已經幾吾鍾意佢地 2 個,我話佢地可能始終細個,都未係太定性,所以做事比較吾穩定。最後佢又講到我走埋之後,寫字樓都晒無舊人,好多工作方面既野比較以往時候已經失傳晒。

屈指可數,原來我係呢一年內邊第 15 個人離開,而寫字樓亦由我黎時連老細在內的9 個人,縮減到得返 6 個人。

最後一天的工作,其實所需處理既工作真係吾多,因為大部份野都已經交左出黎或者早 12 日前做晒先,因為個心吾想响最後一日咁忙又或者吾想 d 野無交低就走。

奇怪而無諗過既事最後一日都發生左。因為每日都有野要親手交俾老細(呀太),最後一日都吾例外,交野俾佢時,佢問我今日係咪最後一日,我話係,咁佢叫我閂山,有野同我講。响未講佢同我講既野之前,我先想講返去到最後一日,我都吾會以陰謀論去估佢同我講既野有任何目的,因為去到最後一日,我都走,任何陰謀都吾關我事,所以我對佢,同佢對我,都以個心去講。「鳥之將死,其鳴也哀 ; 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」。

佢一開始時,先同我講多謝,話我呢年都幫左佢好多,但我一向都係同佢講我都係响度工作,我係有收人工,我只係做我既責任。不過我同佢講返話自己其實有 d 地方都做得吾好,自己知自己事,有咩地方做得吾好自己好清楚,不過好多時將呢 d 野收埋吾俾人知乍。可能佢知道我要走喇,佢講返話其實一路話我做得吾好既地方,佢自已知道0個方面既野其實我係吾識或者吾在行既,所以佢無怪到我做得吾好。然後佢又講返話我其實做野方面識得獨立,同埋話我識用個腦做野,懂得去做決定,不過呢 d 都係觀點與角度既問題,對我黎講,呢幾方面我仲係要去磨練,尚未做到最好。另外,佢亦問下我有關公司既野,問我點樣睇下面負責話事人,佢對下面負責既人始終都係吾放心,問我既睇法,邊 d 人有古惑,其實邊 d 人好,邊 d 人吾好我點會吾知丫,但我亦吾想影响人地份工作,所以佢問左我好耐,要我俾 d 名佢,最後,我一個名都無講到,sorry呀太,我吾想打爛人地飯碗。

當佢講完一大輪野之後,我見佢咁有心去傾,咁都係時候我同佢講下野。我話知佢其實真係好有心去做公司,但我無話佢有心但無力,因為不濟其實除左佢本身原因之外,仲有好多其他原因,我只係同佢傾左員工既問題。我話叫佢要注意下有邊 d 員工真係用個心去幫佢手,到目前為止,幫到佢既人真係吾多,因為有心去做其實好重要,如果遇到邊個員工真係用個心去幫佢做野,我叫佢要用辦法去留呢 d 員工。而且我都好直接同佢講而家下面好多人都吾係好有心去做 (但我始終無交到任何一個名俾佢,原因同之前講既一樣),叫佢自己留意下,咁佢都答返我其實佢一路都知下面既人吾係有心去做。最後,我同佢講叫佢吾好做到咁搏,要小心自己身體,因為近呢個幾月,我見佢真係做得好辛苦,成日去前線衝鋒陷陣,皆因佢身邊無人同佢做到下情上達,所以佢要落去下邊知個實情,咁多年黎,佢做呢檔野都吾會去前線,而家落到去先知道好多實情既野,令佢而家好多野都事事親為,亦令佢做到好辛苦下,所以我見佢咁,都叫佢吾好咁搏,自己睇住自己身體去捱。

同佢傾左成 9 個字,終於佢放返我出黎,臨出門口前,佢對我講左一句說話 : Eric,你可以做到大公司架,我呢度只係間細公司黎」。聽到佢咁講,我自己都好似吾知點咁,第一,睇到佢話自己係一間細公司,佢自扁自己,真係好少有,皆因佢係一個要面既人 ; 第二,我自己都吾肯定自己將來可吾可以做得黎一 d 有系統或者有規模既大公司,佢咁講真係太抬舉我,因為我無做大公司既經驗。

早前呀太當我透明咁,點知最後一日佢都肯我同肯講野,其實都算係咁,因為响度做左一年,走左咁多人,之前都係得FrancoBetty在走既時候呀太會同佢地傾計,雖然我都係比吾上佢 2 個咁走之前呀太請佢地食飯,但佢地 2 個臨走前都係呀太身邊既紅人,Franco負責呀太最重視既餐牌 ; Betty更係總管公司一切大小事務既大臣,2 個人响工作時都同呀太接解無間。所以,以我一路係協助肥呀叔身份,少於接解呀太,最後一日都可以同呀太傾到咁耐,我個心都叫安樂返 d ,原來呀太都認同左我呢一年黎既工作,走既時候我都叫帶埋個尊嚴走。

Lunch之後,有 d 人要落舖頭做野,所以公司得返幾個人,而到左下午,我除左有少少野要交帶埋之後,都已經無野做。將最後一件事都交低埋之後,我既街邊檔之旅亦正式寫上句號,因為呀太同肥暴龍都吾响寫字樓,所以我 5 9 就放自己工,早左 15 分鐘走。

 


[1]

好來好去是一件好事呢,正所謂山水有相逢.


[引用] | 作者 Carson | 06-12-05 01:58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